QQ368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真名之神 > 第259章 红之毒,白之光
听书 - 真名之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259章 红之毒,白之光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炽烈的火光,化作奔腾的龙形朝着不远处的克劳利·阿莱斯特扑去,然而点燃的不过是空气,他的身体在像是水面上的泡沫般消失不见了。

那同样并非真实的存在。

但是,女巫的攻势并没有就此停止。

神眷者和巫师的最大区别就在于,所能使用的力量在质和量上存在压倒性的不同。

巫师们通过知识构建自己的魔法,只要有充分的时间和足够聪慧的大脑,能够掌握大量魔法;在此基础上加以组合配置,便能适应任何场合、在任何时机善加使用。

神眷者的力量则相对单一,如果贸然使用不同属性的,“技术”上反而会相互冲突;但他们的优势在于,无论是施术的强度,速度都远胜寻常巫师。

火光没有片刻停滞,迅猛扩张开来,明明是在没有任何燃烧物的地方,空气却变得异常粘稠,使得太阳神力的使用宛如火上加油。

金发女巫在数个呼吸之内,便让自己的力量扩张到足以轻易覆盖方圆数百米的广场,这绝不是刚刚晋升为高等巫师的一般女巫所能做到的。

室内的温度不断上升,眼前的景象一点点扭曲,很快就将铁炉下方的空间彻底变作一座巨大的蒸炉,释放出惊人的温度。

到处都被火光所吞噬,维尔莉特所释放的力量更是毫不留情,连带着惨死的巫师们的尸体一起烧着了。浓烟滚滚生气,遮蔽天空。

在这种情况下,幻术自然失去了作用。

因为,炽热的火焰正在均衡地、有条不紊地层层吞食与焚烧每一个微小的角落,躲到哪里都没有意义。

“……真心急。”

克劳利·阿莱斯特叹了口气。

身穿黑袍的他再度出现在广场中央,身上没有被烟熏火烤的迹象,依然优雅。

年轻人有些苦恼地敲敲自己的脑门,又一次开口道。

“爱德华小姐,难道你是觉得我诚意不足?关于条件,我们可以再商量,还信息的共享……”

他的态度相当诚恳。似乎对克劳利而言,周围那地狱般的高温根本就不是威胁,他真正在意的只有是否能和维尔莉特达成合作这一件事。

“不必了,你先在我手中活下来再说吧。”

女巫冷冷回答。

“真的……没有其它可以商量的空间?”

“没有。”

维尔莉特微微摇头。

“这和你说了什么、或是想要说什么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我觉得你是个无聊的男人,所以不会考虑和你合作。”

“……原来如此。那就没有办法了。”

克劳利先生露出十分遗憾的表情。

“抱歉,接下来,我恐怕就无法手下留情。”

他话音未落,伴随着“砰”的一声轰然巨响,广场附近的墙壁被一股可怖的力量打碎。裂开后四处迸溅的金属碎片像利刃般到处飞舞,数道粗壮庞大、散发着异常腥臭的青黑色暗影如同一阵飓风席卷而来。

维尔莉特警惕地放下手,轻飘飘躲过破碎物,漂浮到烟尘之上。

喧嚣散去后,克劳利先生站在一只巨大的海星状生物身上。一根根腕足像老树的根系般盘虬,每一根上面都附有无数狰狞的孔洞状吸盘,它们从地面将庞然的身躯拱起,支撑着身上的主人一点点抬升到与维尔莉特相近的位置。

年轻人用怜悯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少女,感到惋惜似地摇了摇头。

“没想到会到如今这个局面。辣手摧花,非我本愿……爱德华小姐,你本来可以更理智一点,就算是想要杀我,都可以做得更隐蔽一些……你真的很不像一个巫师。”

“……这是何意?”

“我们已经没必要再继续战斗下去了。”

“又在说这种话吗——”

“不。我的意思是……你已经输了。”

“哦?”

维尔莉特挑起纤细眉头,并没有被这种没头没脑的挑衅所激怒。

“你以为他们是如何死的?”

克劳利解释道。

“集中在此处的大体上都是贵方的精英,位阶都不在我之下。光靠我一个人,虽然不是真的不能解决,但是要一口气全部杀光,确实困难……毕竟,我对神眷者的力量,掌握的还稍微有点不太深入嘛。”

“这小子在装模作样。我已经看出来了,什么叫‘不深入’啊,根本就是无能为力吧。”

在女巫的心中,回荡着魔王索罗的冷笑声。

“真正的腥红女士,早就已经死了几千年了,身体还在外太空飘着呢!”

……“外太空”?

“契约者,不必去理睬他的挑衅。这家伙身上的力量,虽然比起地上教会的神眷者……也就是依靠神灵施舍才能拥有一丁点微薄力量的那群可怜虫要强得多,但和继承了神器的你却根本无法相提并论,恐怕仅仅是些许残留下来的遗产吧。”

“可是,烈日暴君不是同样早已经陨落了吗?”

“就算是神明,位格亦有不同。”

魔王索罗的声音很平淡。

“太阳神在众神之中的地位非常特殊,祂的能量源源不断,无穷无尽,再过千万年都无法磨灭祂在人间留下的印记。就算死后,太阳依然能高悬天空,照耀大地,而一般的神灵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

此时,克劳利还在态度悠然地说着话。他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

“为了解决我身上所具备的‘力量’的缺陷,我才会选择主动和逆十字接触;后来还冒着生命危险,接受老师的命令,暂时成为霍华德·纽伦的仆人……”

“想必爱德华听过这个名字,对吗?毕竟他原本是这座塔上的巫师领袖——”

“说正题吧。”

维尔莉特一边作出提醒,一边在克劳利面前,堂堂正正地开始念咒施法。

“如果再不说明重点,很快,你就要被烧成焦炭了,再也没有说话的机会。”

“……这是一个常识性问题。”

年轻人一脸饶有兴趣的表情,只是看着金发女巫的动作,却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

“众所周知,瘟疫领域虽是禁忌,却脱胎自生命领域。这就意味着这二者在本质上是相同的——它们所面向的,是这世界上的一切活物。”

“只不过,一者是肉眼能观察到的,一者却是微小到只能借助工具才能看见的‘虫豸’——”

克劳利打了个响指,维尔莉特惊讶的发现,自己身上的力气正在一点点流失。

“如果力量还不够充分的话,就想办法去寻找更强有力的利用方式;而瘟疫领域所涉及到的微小生物的概念,就是我最合适的帮手。”

原来如此。是将瘟疫魔法和猩红女士……所……涉及的神术领域……相结合了吗?

维尔莉特的思维开始迟钝起来的瞬间,身体软软地倒了下去,一点力气都用不出来。

女孩体内的激素分泌、乃至内循环系统,都被人切断了。

这种无孔不入、难以预防的特殊能力,怪不得能将魔塔上的精英巫师们一口气杀光……

话虽如此,失去所有反抗力量的维尔莉特脸上,却丝毫没有流露恐惧和震惊,反而面带微笑。

“……你在笑什么?”

年轻人的声音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金发女巫咳嗽几声,吐出几口暗红色的鲜血,她的身体因突如其来的病痛折磨而蜷缩着,像觉得很冷似的倒在地上颤抖。维尔莉特声音异常虚弱,她颤颤巍巍地回答道。

“吵……吵死了……我不是说过……”

“——让你去死吗?”

……

刹那间,天地之间被纯白色的光亮所淹没;一时不小心的“直视”,让克劳利·阿莱斯特的视网膜被转瞬间燃烧殆尽。

一道自上而下、贯穿整座魔塔的“光之剑”,直直地穿透金属与泥土,深深插入大地。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