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68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三国之随身魔法塔 > 第383章 并州牧征北将军
听书 - 三国之随身魔法塔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383章 并州牧征北将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几天后,刘韬来到太原的时候,他的奏折,还有于夫罗的臣服书,也送到了刘宏那边。

同时送过去的,还有两封信,让刘戈和上官煜早做准备。另外还有一件事,就是把刘元起保护好。这老头子,真是让他没有少操心。

“平了?才不到一个月?”刘宏此刻躺在龙榻上面,整个人的情况非常糟糕。脸色非常苍白,盗汗,御医诊断的结果,是纵欲过度……反正每次诊断都这个。

开的也都是温补滋补的药方,但喝了十天,就没有好转的趋向。

这个时候刘宏也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出了问题。不是说自己身体真的出问题,而是自己对皇宫的掌控,出了问题。

现在他就算要彻查,那也不会再有什么结果,他的身体已经达到一个很糟糕的情况。这个时候就算不喝药,感觉都撑不了多久。而且他可以不喝药,难道可以不吃不喝?

更可怕的是,从十多天开始,张让和赵忠,就开始提到两个皇子,似乎有意让自己立太子。每次说到两个皇子多么健康,多么聪明,刘宏心里都拔凉拔凉的。

他听明白了,这就是威胁。保他还是保两个皇子,都看他的选择……关键是,就算要保自己,估计也只能多活几年,然后乖乖当一个只能禅位的傀儡。

原本圣旨还能离开洛阳,现在圣旨甚至离不开寝宫,什么叫做悲催,这就叫做悲催!

按说很多消息,他已经收不到,都是十常侍‘代管’。不过没想到这次并州的匈奴叛乱,居然那么快平定不说,消息还能传到他这里。

看了看奏折,明白了。刘韬挟平定并州叛乱的功劳,再加上张懿过世,他希望能继任并州牧。对,不打算当刺史,直接当州牧,并州的军政大权他都要。当然,爵位提不提的无所谓,但是将军方面,需要加个‘大’,再不然,提升为征北将军也可以。

征北将军,不算是常设将军,至少这个时期还没有,所以刘宏想都不用想,封就封,反正‘大’是肯定不给你‘大’的。

可问题是并州牧这个问题就严重了,你要并州的军政大权,干什么?

刘宏第一时间想到谋反,不过随即却有些淡然。一则一个月前,刘焉过来,当时就表示,如今天下局势,到处都会出事,有时候地方出事,奏请过来,再派兵过去,局势已经糜烂,还不如恢复州牧制度,遇到问题直接讨伐,不要让事情恶化。

刘宏当时也意识到这位的野心,问题是他奏请,的确附和大汉的现状。最后想着,州牧可以,但至少是刘家人担任,这样就算出事,肉也烂在锅里。

于是刘焉就去了益州,当了益州牧。然后任命刘虞为幽州牧,如今应该已经在任上。也不知道那边的张纯叛乱,处理得怎么样了。

几天前刚刚过来奏报,说公孙瓒原本获得胜利,但孤军深入,结果遭遇敌军伏击,不得不退回右北平,刘宏对此非常失望。

要不是并州距离那边太远,而且本身也有叛乱,只怕都已经派刘韬过去平叛了……说起来,凉州那边为什么现在都还没有解决?!

凉州之战已经完全进入胶着化,不过听说边章被其麾下的韩遂,也就是以前那个金城名士韩约给杀了。如今整个叛军已经分成两个派系,一个是韩遂,一个是突然起来的马腾。

也因为这个情况,皇甫嵩采用各个击破的情况,稍微获得了胜利,把敌人压制在金城郡,只是一直没有实际的成果。

最后就是并州,因为张温那个蠢货,导致那边出现动乱。本来以为需要过几个月才有可能平定,甚至已经做好跨年的准备,没想到一个月上下,就被刘韬平定。

张温这家伙,当初为什么要把刘韬调回并州,而不是让他继续平叛?

刘宏觉得自己真的累了,识人不明,而且以为后方没有问题之后,全力进攻,结果没想到,最终对方的要害一击,便是从他自以为最稳固的皇宫内部进行的。

看了看奏折,刘韬要并州牧,他恢复州牧的圣旨,应该还没有公开,目前只任命了幽州牧和益州牧……不过皇宫的消息,传递出去也不奇怪,估计他听说刘焉和刘虞,已经各自在益州和幽州当了州牧,于是有了想法?

要不是张懿死得很正常,找不出什么破绽,刘宏都要怀疑,是不是他杀了张懿。

的确,如今并州没有刺史,也没有州牧……刘宏想了想,虽然很不爽,甚至很想打压一下那小子,但他发现自己……其实根本没办法阻止对方担任这个职位。

对方兵马齐全,南匈奴都给他打服了,以他现在的威望,要当并州牧,又没有任命其实没什么意义。也罢,都是自家人,总有人谋算他的皇位,多几个老刘家的州牧,正好给这些人添堵。

十常侍为什么要把这份奏折交给他,无非是这种事情他们不敢做主,任命绝对不想任命,但不认命,对方估计能直接杀到司隶,并州和司隶,也没那么远。

索性拿过来让他决定,最好气一气他,说不得顺带想让他身体情况进一步恶化。

“朕偏偏不让你们如愿!”刘宏当即要来纸笔,写下三份诏书。

一个是封刘韬为并州牧,征北将军,刘宏看起来已经觉悟,但同时又有那么一点点的挣扎。如果可以,他更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继位,而不是被这些亲戚给夺位。

另外一个是封刘岱为兖州牧,本身刘岱已经是兖州刺史,提拔为兖州牧估计也是给刘韬刺激的,主要也是不嫌事大了。

最后一个是封陈王刘宠兼任豫州牧,这意味着,原本历史上的孔伷是没戏了。

十常侍得到诏书后,看着诏书的内容,非常的为难。把刘韬的奏折放下来,一则是给自己留个后路,不希望得罪刘韬这个实权将军;二则这个任命,他们的确不好主动处理,否则会得罪袁阀……

没想到刘宏一口气任命三个州牧,这个传出去,估计问题很大。

于是最终,三分诏书,只有一份,也就是任命刘韬为州牧的发了出去,其他两份,被十常侍藏了起来。反正实际有没有这两份诏书,没什么意义,毕竟刘宏就快驾崩了。

到时候他们一口咬定,谁能证明有过这两份诏书?

诏书和官印这些送去并州的时候,刘韬已经来到刺史府衙,并召集了所有属官……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