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368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三国之随身魔法塔 > 第33章 黄巾过万也无惧
听书 - 三国之随身魔法塔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33章 黄巾过万也无惧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接下来的四天,刘韬派出张飞和关羽轮换,帮助邹靖处理征兵事宜。

同时他亲自组织士卒进行操练,从最基本的军官选拔和列队,到站立和齐步走,以及左右,向后转等技巧,他都一一给邹靖演示一番。

就在昨天,他已经与卢琰,关羽和张飞四人,于庄子桃园之中,准备香案、牲礼,沐浴更衣,焚香祭告上苍:“念刘韬、卢琰、关羽、张飞,虽然异姓,既结为兄弟,则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刘韬虚岁二十三,为大哥。卢琰比刘韬年轻几月,为二哥。关羽又比卢琰小一月,为老三。最后张飞虚岁十九,只能乖乖当老四。当然,关羽从二爷变成三爷,刘韬多少有些别扭。

仔细想想,又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自从他穿越这个时代开始,世界线已经发生改变!四人结为异姓兄弟,从此生死与共,共富贵共患难,最早互相利用的关系,自然也荡然无存……

“孙、吴两位兵法大家,言及练兵之道,无非坐而起之、行而止之、左而右之、前而后之、分而合之和结而解之。如今见德然如此练兵,才明白其中奥妙。”邹靖此刻看着眼前新兵,连连点头,就是这种基础的东西,却不是谁都能知道,也不是谁都能做好。

“卑职会的也就是这点小道,只求不被将军笑话就好。”刘韬连忙回道。

他的任命已经正式下来,刘焉在知道他汉室宗亲的身份后,又有邹靖推荐,于是就征辟他为别部司马,直属于刘焉,地位却比邹靖略低,又不是将领,所以不称属下,称卑职。

“对于新兵来说,这些基础才是最重要。搏杀之法,距离他们还太远,可惜德然不能留下,否则我能更轻松。”邹靖感慨,刘韬预定是昨天出发,结果自己把他又留下来一天,眼看今天之后,他就要率军出征,没办法继续帮他。

“人生在世,当以忠孝信义约束自身。韬既然已经答应别人,要护送其返回中山郡,岂能言而无信?此番出征,也能探明冀州黄巾贼的情况,若是贼势浩大,有北上幽州的迹象,也好早早前来汇报,免得措手不及。”刘韬闻言,当即把他准备好的借口说了出来。

“哈,若是在战场上立下功劳,发达了,可别忘记邹某啊!”邹靖揶揄。

“一定,一定……”刘韬当然不会当真,这邹靖以后跟着刘焉去了益州,那才是真正的飞黄腾达,自然不需要他来提携。

下午离开前,少不得看了看新兵队伍里面一眼。主要还是看向某一屯,刘韬也没想到,因为自己的关系,刘备也得了邹靖的青睐,入伍直接提拔为屯长,下辖一百新兵。

刘备又呼朋唤友,招来十几个游侠进入队伍之中,一时间他这屯,战斗力全军最强!于是有了这个结果,邹靖对他更加看重,似乎打算过段时间提拔为军候,下辖五百新兵。

这个刘备,到底还是要发迹了啊……刘韬感慨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开。

哪怕是一个临时性质的军候,地位也比不上他这个别部司马,但考虑到这位的历史轨迹,这次发迹实在不是什么好兆头。

“到底是身份所累……”刘韬叹了口气,换了个别的身份,他能在刘备没发迹前就弄死他。可偏偏穿越的是刘德然,那很多东西就变得尴尬了。

可换了个身份,张飞能乖乖和自己结义?乖乖的出钱组建民团?他看重的,无非是自己‘汉室宗亲’的身份,至少一开始是这样!

换了个别人,木愣愣跑去用蒸馏技术和张飞打赌,别人弄死自己,把技术占为己有都有可能。身在这个时代,不能小瞧了人家的淳朴,更不能低估了世道的险恶!

回到庄子这边,士卒已经进行最后的整备,大家似乎都已经知道明天要出发,所以开始收拾了行囊。最忙的还是辎重部队,他们要把物资装车,同时还要检查是否有遗漏,估计今晚要很晚,才能休息。

“兄长,为何要准备两大车的酒仙酿?”张飞遇到刘韬,少不得上前询问。一车便是五十多瓶,辆车上百瓶,酒窖里面的库存都不见了大半。

再加上张世平和苏双采购的部分,涿郡最近两个月,可能喝不到六月份的酒仙酿了。

“这两车酒,我自有妙用,若使用得当,说不得张家能更进一步!”刘韬闻言笑道,“若是运作得当,说不得你这酒仙酿,可就要成为贡品了!”

贡品是从全国各地收集,进贡给皇宫的物品,运费和成本自然是由生产者自己提供。但同样,多少人巴不得自己的东西成为贡品,因为在这个时代,贡品就是一面招牌,非最好,不能得到这个称号。

张飞自然明白,若这酒仙酿成为贡品,那么别说涿郡,怕是全国的商人都会涌入涿县,挥霍万金求取一瓶六月份的酒仙酿。他也曾经有过这个打算,只是没有门路!

“当真?”于是在听了刘韬的话之后,顿时激动,同时有些患得患失,“那也应该等窖藏一年的出来,再运作啊!”

“时不我待,不趁着这个机会,我也没办法运作。再说窖藏一年变故太大,酒的品质年年都有些不同。到时候陛下喝了,觉得和去年的不同,发脾气了怎么办?所以进贡的规矩,从来都是最好的留自己,能量产的,才进贡给皇宫,六月份的正好!”刘韬连忙解释。

就如同后世,顶级的大红袍都是茶商自己享用,次一等的才进贡给朝廷。皇帝以为自己喝到最好的大红袍,却不想最好的,从来不归他享受。

“原来还有这个讲究,多亏兄长提醒,否则的话飞怕是要犯大错!”张飞闻言一愣,细想之下,却是觉得破有道理,连忙道谢。

他还真打算过段时间,也就是窖藏一年的好酒出来的时候,就送给洛阳,看能不能混个贡品,有了这个金字招牌,张家就算他不在,也能繁荣起来。

可刘韬那么一说,才知道这贡品也有风险,有讲究,也多亏提前知道,否则真的出事,想要挽回可就来不及。

至于刘韬也有打算,那就是趁着左丰前来巡查,看看能不能偷偷打好关系,多一条门路总好,否则卢植下狱,指望他估计很悬!

“报!”就在他和张飞细说的时候,却有侦骑前来汇报,“有黄巾大军,朝涿县袭来!”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